华月初晓

文笔不够脑洞凑

Not Another Song about Love(箭闪)

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写这个CP了。主要还是漫画的关系吧,带入电视剧也没问题。听歌来的灵感。

Not Another Song about Love(箭闪)

Oliver Queen 讨厌 Barry Allen,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Oliver讨厌Barry 的理由很多。他可以滔滔不绝的说出上百个。Barry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每次看见,都感觉睁不开眼,就像有人拿镜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讨厌。Barry的蓝眼睛湛蓝如同大海,让他想起孤身在荒岛的不快往事。他讨厌。Barry温吞吞的性格,像一杯温水,既不能暖胃,也不能解热,简直一无是处。他讨厌。

总之,Barry Allen的一切他都讨厌。

而且,他知道Barry也讨厌他。

他们共同的朋友Hal曾无数次试图调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Oliver的性格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他决不妥协,自顾自的往前冲。然而他的火热往往会烧到跟他亲近的人的身上。严重的烫伤,最后留下丑陋的疤痕。而Barry是温水,老好人闪电侠永远担心伤到别人。Hal评价他:“世界上最快的人总迟到,是为了避免和别人成为朋友。”

所以,Oliver 讨厌Barry。

他们几乎每次见面都要吵架。

更讨厌的是,Barry Allen几乎无处不在。

湛蓝的天空会让他想起Barry的蓝眼睛。他早上照镜子,镜中他金色的头发闪烁着跟Barry的金发一样的光泽。他去餐厅吃饭,会想到如果是Barry,究竟会吃多少。在瞭望塔,如果看到Barry迎面走来,他就能感到自己的肾上腺素在上升。

他真讨厌Barry。

那天他去瞭望塔,正好看到Barry。他似乎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没有带头套  ,制服破破烂烂,身上青青紫紫,正躺在椅子上休息。

他忍不住走过去,站在椅子边上居高临下的嘲笑:“你到底是有多疏于锻炼,居然伤成这样。”

Barry疲惫的睁开眼,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走开,Oliver.我现在可没有心情跟你吵架。”

Oliver看得出他的疲惫,但是却不想轻易放弃这次争吵:“看看你,闪电侠,中城市民知道他们的英雄伤成这样吗?”

Barry累得不想说话,只是抬起头,用他的蓝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Oliver.

Oliver再一次想起了大海。不过这次他想起的是平常搭豪华游轮环海旅行时的大海。一片深蓝,浪潮轻轻涌动,微风拂过,掀起轻轻的涟漪。一望无际的蓝,让人忘却一切的蓝。他时常有种冲动,想从游轮上跳下去,一头扎进这片蓝里,探索其中的秘密。

他回过神,意识到Barry似乎没有力气跟他吵。这可不太好。他去了趟餐厅,带来了一小筐甜甜圈,拿起一个,强行塞到Barry嘴里。

Barry瞪圆了眼睛,不过他确实饿了。没有时间纠结Oliver突兀的动作,他含糊的说了声谢谢,立刻吃了起来。

Oliver并不打算在Barry无法还嘴的时候吵架。他静静注视着Barry,突然觉得那头金发似乎很顺滑。如果能摸一下,手感应该不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摸了一下,光滑柔软,就像他想象中的一样。

Barry惊愕的张大了嘴 甜甜圈从他嘴边滚落下去,不可避免的给瞭望塔的地面增加了几道痕迹 。各种各样的话语堵在他的喉咙中,分不清楚到底该说哪一个,一时间竟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拜神速力所赐,他的思维起码在宇宙里跑了两三圈。

Oliver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轻描淡写的说:“我知道,你讨厌我。”

Barry有点佩服他。至少闪电侠是做不到想谈天气一样说出这句话的。他耸了耸肩,伸手拿起掉落在地上的甜甜圈,有点可惜的看了看,把它放在桌上,才平静的回应这句话:“不,Oliver.我不讨厌你。只是我们的个性不同而已。”

Oliver能感觉到肾上腺素涌了上来。他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面对Barry时,他不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情绪,但是今天尤为强烈。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决定顺着自己的感觉走。作为一个弓箭手,他敏锐地感觉到,他应该射出自己的箭矢,目视它直中靶心。

他开了口:“明天,做我的邮轮去看海吧。”

即使Barry觉得今天自己已经累到没有精力去大惊小怪,他还是吃惊了。他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一直在等待这句话。但是此时,他只能注视着Oliver,轻轻点头。

This another song about love.

The End



超音速Supersonic

神速力!哈尔,涡轮机!哈尔

他们出发之前还不知道情况有这么糟。至少在宣传里,日本人只是一群野蛮的小矮子,没有人重点强调过他们的零式飞机有多么灵敏。
日本缺少钢,他们的飞机坦克都非常的轻。正因为轻,才灵敏。两相对比下,哈尔知道自己的座机灵活性远远不及对方。
他能看到涂着星条旗的战机越来越少。日本战机来势汹汹。他们肯定仔细研究过美国的战机,处处占据着主动权。
哈尔刚刚躲过一阵攻击,日机的机枪手猛烈开火,击碎了玻璃。哈尔听到咚的一声。他猜坐在自己身后的机枪手杰弗逊估计不行了。可怜的杰弗逊,他今年不过20。他猛地拉起飞机,耳边响起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加油啊,老伙计。”他低声鼓舞着自己的座机,感觉到自己的额头热热的,他猜应该是玻璃渣子扎到流的血。
好在发动机功率大,爬升速度瞬间超过的日机。这是美国战机的优势。哈尔憋住气。他在承受1个G的地球引力。他希望日机跟上来。他有自信,相信日机的飞行员承受不了这种压力。
日本人求胜心切,立即跟了上来。在他们看来,机枪手已经死了,区区一个飞行员不在话下。
哈尔冷笑一声,看着日机慢慢的爬升上来,在它上升到一半的时候猛地冲了下去。日机的飞行员没有反应。日本战机很少有这种大坡度的爬升,飞行员现在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眼前一黑,根本看不到被视为囊中之物的美机居然冲了下来。
两架战机距离之近,哈尔甚至能看清对方飞行员的脸。他冷笑着伸出了中指,一侧机翼向下,毫不犹豫的驾驶战机冲了过去。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持续骚扰着他的耳朵。日本人的战机力求节省钢材,基本没有几块厚钢板。现在日本人只能承担后果:日机被美机的机翼切出了一个大口子。
日机后座的机枪手终于反应了过来,端起机枪向哈尔扫射。哈尔缩起脖子,感觉到手臂上一阵疼痛。他知道自己被打中了。没关系,日机更惨。哈尔看着它四分五裂,看着日本飞行员和机枪手掉了下去,心生快意。然而,当他从胜利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之后,他才看见自己战机的上空出现了一个黑洞,如同大海中险恶的漩涡,把他的战机和他自己一同吸入。
哈尔狼狈不堪的爬出战机。他注意到杰弗逊的遗体已经不见了。天哪,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没有其他人。只有他自己。目所能及之处,不过是荒芜的土地和空白的天空。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是,别说太阳,他连一丝云彩都没看到。见鬼,这个地方不正常。难道上帝就这样对待一位受了伤的战斗英雄吗?他愤愤地骂出一句脏话。
他也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这个毫无生机的地方,除了他脚下踩的红扑扑的土地,就没有其他东西了。他唯一的娱乐就是坐在那里回想自己的战斗生涯。
总体来说,他还算是一位英雄。他的战机是中队里第一个击落五架敌机的战机。站机上涂着张开血盆大口的大白鲨。他一直是王牌飞行员,除了有时候会惹出一些事来。
一直回想往事迟早会让人发疯。还好在发疯之前,他又有了新的发现。
那是极其突然的一刻。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那么一瞬间,哈尔还以为他是来救自己的。他自己都忍不住跳了起来,大声呼喊着,希望他能听到。然而,金发男子并没有回应他。哈尔愤恨的坐下,一只手托着腮。好极了,看样子他的磨难还没有结束。
不久,他就知道这个金发男子叫巴里·艾伦,中城的法证官,超级英雄闪电侠。不得不说,这个能力真是棒极了。哈尔想起自己驾驶战机的感受。那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让人难忘。而巴里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战机。他看着巴里维护中城的安全,寻找杀死他母亲的凶手。不知不觉,他把巴里视为一位亲密的朋友。他对他每一天的行程都期待。他认为佩蒂是个好女孩,她和巴里真的很般配。他也能看出巴里的生活渐渐撕裂。巴里难以在巴里艾伦和闪电侠这两种身份中掌握平衡。他不得不左右摇摆,如同在钢丝上行走。哈尔隐约感觉到,这迟早失控。他忍不住想,上帝总是给英雄特别的考验。对他是这样,对巴里也是。当然,他不是超级英雄。但是坐机涂着大白鲨图案的王牌飞行员,用机翼切割敌机的战士,怎么也算是英雄吧?哈尔毫不怀疑,要是他没有掉到这个鬼地方,他一定会获得国会的荣誉勋章。说不定已经获得了,只不过是作为一个阵亡的飞行员。
考虑到巴里是他现在唯一能看到的人,再考虑到他是多么的无聊,他把绝大多数的时间花在了巴里身上。他的闪电侠制服是如何制作的?作为一个飞行员,他多少也知道这身制服应该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材料要防火,摩擦足够小。不知道这是巴里一个人研究出来的呢,还是已经成熟的材料。还有,那场谋杀,巴里的母亲死去了,而他的父亲则进了监狱。巴里一直在追查这场谋杀的真相。
哈尔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困在这个鬼地方,靠着研究巴里的一举一动打发时间。然而,出去的机会居然出现了!不过说起来,也是他的错。不知何时起,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他试着用力挥动自己的手臂,却没想到在现实世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宝石城大停电,产生了巨大的恐慌。闪电侠追查原因,进入了黑洞,发现了哈尔,把他带了出来。
此时此刻,哈尔坐在巴里的沙发上,端着热可可,满足的砸了砸嘴:“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从那个鬼地方出来。”
“我也没有想到那里居然困着一个人。”巴里笑着说,弄明白闪电侠不是造成宝石城大停电的原因之后,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哈尔耸耸肩:“还好是我这个王牌飞行员,要是别人,说不定要精神分裂。”他悄悄地看了巴里一眼。他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见到闪电侠真人。不得不说,真人更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王牌飞行员?”巴里眨眨眼睛,好奇的问。他能看出来,眼前这位褐发褐眼的飞行员并不是平凡之辈。他的沉着冷静显然是战争留下来的气质,但是他还有点桀骜不驯的气质。
哈尔微微一笑,放下杯子,站了起来,啪地一声,立正,对着巴里敬了一个军礼:“先生,请让我为您介绍,猎狐中队王牌战斗机飞行员,哈尔乔丹上尉。”
TBC
文笔大退步,不想修了,就这样吧

左手王ZSW:

《#在蔚蓝色的天空下# 在蔚蓝色的天空下》——No.16 灾难的前兆(1)

欧洲...还是那个样子。中国人来了,俄国人来了,美国人也会来......遭遇战乱还保持分裂本色的欧罗巴现在距离成为世界各国强势力量的角力场不远了...在这一片的混乱中,唯一能使我慰藉的便是中国大队的存在了。

也许,苔尔芙恩她们说我就是中国人,就这一层道理上来讲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他们乐观昂扬的团队气氛让我糟糕的心情能得到些许缓解..我更喜欢接近他们...也许以后可以问下政委小姐,他们的队伍里可否接纳外援战力...当然要是容许恋爱就更好了。

——台风(意)/蒂凡尼.安莎多妮亚的私人日记


吴兴易学——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读书笔记之四

纳云堂随笔:


       对于赵孟頫书法,历朝历代的评价都是褒贬不一的。褒的认为他倡复古得古法。贬的多认为他将王羲之通俗化了,并且因熟生俗太过平正。不知道这种说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董其昌绝对是其中的中流砥柱。据不完全统计,《画禅室随笔》卷一共一百多条,提及老赵二十多次,真是“爱”的深沉呐。

 下面摘几则《画禅室随笔》附不负责不正经解读😆

        字须奇宕潇洒,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此赵吴兴所未尝梦见者。惟米痴能会其趣耳。
(字应以奇取胜,赵未尝梦到,更别提做到了。只有我家米痴(即米芾)能做到(花痴脸)【不。

       吾于书,似可直接赵文敏,第少生耳。而子昂之熟,又不如吾有秀润之气。惟不能多书,以此让吴兴一筹。画则具体而微,要亦三百年来一具眼人也。
(“我”写字有秀润之气。但是好气啊,写的不多,这才让赵略胜一筹。)

       米元章云:如撑急水滩船,用尽气力,不离故处。盖书家妙在能合,神在能离。所欲离者,非欧虞褚薛诸名家伎俩,直欲脱去右军老子习气,所以难耳。那叱析骨还父,析肉还母,若别无骨肉,说甚虚空粉碎,始露全身。晋唐以后,惟杨凝式解此窍耳。赵吴兴未梦见在。
(书法妙在能合,神在能离。老赵你不行啊。)

       曾一见于长安,临写刻石恨赵吴兴有此(十三行洛神赋)墨迹,未尽其趣。盖吴兴所少,正洛神疏隽之法,使我得之,政当不啻也。
(赵有洛神赋墨迹,居然还写的这么差。要是我也有,一定比赵写的好!)

      是日,海上顾氏以米襄阳真迹见视。余为临此,大都米家书与赵吴兴各为一门庭。吴兴临米,辄不能似,有以也。吴兴书易学,米书不易学。二公书品,于此辨矣。
(老赵学米都学不像。老米,优秀!)

       玩笑归玩笑。董其昌之所以对赵孟頫强烈反对,是因为在他那个时代习赵字太过盛行,当朝的人学习时没有意识到甚至是夸大了赵字的某些弊病。画禅室随笔也说道:“今人眼目,为吴兴(赵吴兴,即赵孟頫)所遮障”。所以董其昌反赵不是单单的反对赵,而是反对这种现象,并且破而后立,形成新的时代书风。

       同时提个醒,若写字入门学的赵,尽量注意赵字喜平正,而书法应“既知平正,复追险绝”。不仅仅是学赵,学任何一家,写到一定程度,都需要从反处求。毕竟,一个人独特的书风,必定是突出了某一方面,弱化了另一方面。而艺术是应当探索无限可能的。

闲话

半夜睡不着,翻了一下lofter ,发现有人口口声声说龙蟒胖这是不符合流程,他们以后还要靠体制,还说刘指导离开是符合流程的。我有些想法不吐不快。
其一,刘指导离开未必符合体制内的流程。他任职才两个月。一般来说,一个人没有大过错,就算看他再不顺眼,也会让他干满一个任期。刘并没有大过错,除非把孔的问题扣在他身上。但是这也不能算严重,不太可能让他这么快就走。所以他的离开有可能不符合流程。
其二,我个人感觉龙蟒胖的退赛不仅仅是因为刘指导。他们退赛离刘就任副主席有段时间。这中间空出来的时间有三种可能,一,他们走了体制内的流程,但是上面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或者干脆不理(想想蟒的高情商,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先走了流程);二,在成都的时候,具体的改革措施下发了,教练和运动员都觉得无法接受,措施有问题(以新局长以前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三,以上两者都有。
其三,龙蟒胖不一定靠体制。龙胖不说,蟒的朋友横跨各界,完全不用靠体制(有土豪朋友,完全不担心)。龙胖知名度超高,就算不打球不当教练也没什么担心的。就是他们不打球很可惜。
其四,估计这件事会有两种可能:一,三人强制退役,新局长继续改革;二,各打五十大板,三人禁赛一段时间,总局退让一步,修改改革的措施,跟运动员和教练协商。刘应该是回不来。不过还有大会,可能要等到会后才能知道。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别墅杀人事件

http://www.jianshu.com/p/947773f85bbb
新手上路,还需要学习
一点都不香艳,不知道在写啥,还写了一星期

教练4

其实今天大蟒已经很不错了,希望心态和伤病都好好调整。今天的比赛也算在意料之中吧。加油!!只要没有遗憾就行,毕竟运动员的生涯短暂,会一直陪着你的。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教练4
双打的胜利引起了不少关注。小孩的名字也慢慢进入大众的视线,成为一时谈资。
两个教练为了奖励徒弟们,带着他们去了趟西餐厅。
马龙的徒弟话多,屁股刚落到椅子上,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们是师兄弟?他探头探脑的,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
许昕点头,是啊。
那你们什么关系啊?马龙的徒弟刚问出这句话,就被小孩打了一下。
别乱说。小孩说,紧张地看了一眼许昕。
不用细想,许昕也能猜到这两个小孩是看到了一些乱起八糟的东西。他笑笑,伸手轻轻一戳小孩的脑袋,你们是不是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马龙的徒弟急了,连忙嚷嚷,是我拿给他看的。
马龙笑了,你把别人都带坏了。他的声音实在无法让人觉得严厉。在许昕眼里,他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站在那里,自成风景。
马龙的徒弟鼓起嘴,哪有。
许昕忍不住笑了。他也喜欢鼓嘴。这个小动作十分孩子气。他做了教练之后,便很少再做这个动作了。
马龙对小孩说,以前我和你许导情人节的时候一起出去吃饭,那个餐厅给所有情侣都送了红酒,也给我们了。
马龙的徒弟一拍手,笑吟吟地说,我就说。他看小孩没反应,还轻轻撞了对方一下,惹来一个白眼。
许昕有点措手不及。他没想到马龙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他伸手挠了挠头,师兄,这多久的事了。
马龙看了他一眼,笑笑,是吗?我总以为还是昨天。
沉默。
这是无心之言?还是故意为之?沉默之中,只有胸腔中的心在不停跳动。
许昕生硬地转开了话题,开始讨论比赛中的不足。
也许孤注一掷,如同一个赌徒,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一个飘渺的目标上会比较好。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不用吊在中间,七上八下。但是他向来不够狠,只能在河对岸徘徊。

回去之后,小孩没憋住话,告诉他,网上都说你和马指导是一对。
许昕无奈的笑笑,摸摸他的头,你们俩真是闲的很。马指导有喜欢的人了。
小孩点点头,听说叫小青。
许昕愣在原地,张了张嘴,没说话。几分钟之后,他才问,你听谁说的?
我搭档说的。小孩说,马指导告诉他,等他出成绩之后,马指导就要告白。
胡闹,许昕摇摇头,觉得这不是他师兄的风格。
小孩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的脸色,继续说,我搭档觉得压力挺大,担心他让马指导失望,才找我。我们原本想找到马指导喜欢的人,告诉她马指导喜欢她。
许昕啊了一声,觉得两个小孩鬼主意还真是多。他又问,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搭档怎么问那种问题?
小孩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话,最终才说,我搭档看了网上的一些评论,说你和马指导是一对,嗯,CP 。而且师傅你的外号叫小青,所以他以为马指导喜欢你。
你们就是闲的!许昕气得笑了出来,行了,别琢磨着替马指导解决个人问题了。他自己都还不着急呢。
然而,心中的一丝喜悦犹如雨后春笋,不知不觉的冒了出来。
也许,马龙真的喜欢他。
就算是个幻想,也足够了。这个幻想可以支持他,撑过接下来的岁月。
TBC

浓硫酸与水(獒蟒)

实验室AU,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凑活看吧。全篇流水账
圈地自娱,勿扰真人


浓硫酸与水(獒蟒)
他路过办公室的时候,从半掩的门后传来谈话声。他侧耳细听,听到他所爱的人在说话:“……不管了,我今天就要告诉他。他要是不喜欢我,就拉倒呗。”这句话说的轻松,语调上扬。他听的心里一紧。他从来不知道许昕有喜欢的人。
“他肯定喜欢你。”说话的是许昕的师兄马龙。
“可他从来没说过。”许昕的话里有些许委屈。
他突然不想再听下去了,转身走开。
张继科第一次知道,许昕原来有喜欢的人了。
他有点愤愤不平,又有点委屈。好你个许大蟒,平常谁给你洗玻璃管?谁给你倒硫酸?谁给你洗白大褂?

许昕是研发部的顶梁柱之一。作为一个卖环保仪器的公司,研发部是重中之重。研发部三大顶梁柱,马龙和许昕都是秦志戬带领的课题组成员,张继科是肖战课题组的。他和许昕住在公司的宿舍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此外,他们的研究多有交叉,经常一起做实验。

张继科不明白严于律己的马龙怎么会有这样的师弟。许昕不喜欢洗器皿,老是死皮赖脸地求张继科洗。他常常伸出自己那双手,在张继科面前晃晃,说这一双秀手只能干细活。这双手是漂亮,修长白皙,又有锋芒又有秀美。许昕称量药品的时候,他常常站在他身后默默注视着。

那双手,除了实验之外,做其他的事也会很美吧。

许昕近视,手感却特别好。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的电子天平娇气的很,只要有一丝风,天平上的数字就会跳来跳去,如同顽皮的小孩,挑战实验员的耐心。但是在许昕手里,它就是个乖小孩,维持着准确的数字纹丝不动。张继科觉得这也算一种天赋。

和许昕做实验,张继科很愿意打下手。他先洗滴定管,再洗锥形瓶。倒完硫酸倒盐酸,让许昕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放好电炉,摆上铁架台,架好滴定管和冷凝管,连上水龙头。他们搭档不说话,埋头做,速度快准确率又高。研发部经理刘国粱老喜欢安排他们做些比较困难的实验。
有些实验一做就是三四个钟头,张继科和许昕一人抱着一部手机,埋头上网,偶尔抬头看看试验品有没有烧成粉末。
安静的实验室里只有他们两人。坩锅里冒出袅袅的白烟。他猛然抬头看去,隔着白烟看到许昕对着他傻笑,他忍不住也笑。偶尔路过实验室的方博说两个傻子坐在实验室里傻乐,被他师兄张继科逮住打了一顿。
然而,许昕有喜欢的人了。

马龙惊恐的发现张继科越来越有自杀的倾向。许昕告诉他自己要向张继科告白的那天下午,秦志戬急匆匆的打电话过来,要求许昕立刻出差去昆明。他们卖到云南的仪器设备出了问题。许昕还没来得及去告白,就打车去了车站。
许昕走了之后,研发部开会。刘国梁说云南的是测量氰化物的仪器出了问题,客户怀疑仪器测的不准。张继科自告奋勇,说愿意解决这个问题。
他先给客户那边打了电话,得知客户是用氰化钠做的实验。这客户怪神通广大,国内氰化钠根本无法买到,审查相当严格,他却从美国进口了一些氰化钠。张继科找到仓库,让他们买了一些氰化钾。可惜纯度不是很高,需要自己提纯。
这是马龙第一次觉得张继科要自杀。那天下午要开会,张继科丢下正在蒸馏的氰化钾去开会。开完会回来,他忘记自己正在蒸馏氰化物,跑去调试仪器。等他终于想起来蒸馏的氰化钾,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那一天,所有人都离他三米远。鬼知道他有没有沾上氰化物。还好通风处开着,窗户开着,电炉是小火,第二天张继科还是活蹦乱跳的来了。
第二次,马龙做氨氮实验,看到张继科捧着一烧杯的水,正要往装满不知名液体的大烧杯里倒。他心中警铃大作,连忙问了一句:“继科,大烧杯里是什么?”
张继科的睡眼看向他:“硫酸。”
马龙惊恐:“你要把水往硫酸里倒?”
张继科似乎才意识到这点,放下了手中的烧杯。
张继科肯定有问题。马龙心想。为了防止师弟一回来就看到一只死狗或一只被硫酸毁容的藏獒,马龙第一时间给许昕打了电话:“大昕,你赶紧回来吧。”
“师兄?怎么了?”
马龙组织了下语言:“你再不回来,张继科就不行了。”
许昕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他咋了,师兄?你不要吓我!”
马龙叹了口气:“一言难尽,你快回来吧。”

三天之后,许昕下了飞机,火急火燎的赶到公司,大步流星地冲到实验室,一把拽住了张继科,一脸严肃:“你,转个身。”
张继科不明就里:“你怎么这么快?”
许昕不理他,硬是拽着张继科转了一个圈,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确定张继科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终于松了口气,一拳砸在张继科肩上:“吓死我了。”
张继科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一把抓住许昕的手,难得睁开了睡眼:“和我谈恋爱吧。”
许昕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他点点头嗯了一声,伸手挠了挠脸:“应该是我先告白才对。”
张继科用唇堵住了他的话。
END
1、辣眼睛
两个人接完吻,才注意到实验室里还有一个人:“方博,你眼睛怎么红了?”
方博用红彤彤的眼睛瞪着他们:“还不是你们这对辣眼睛情侣。”
许昕嘲讽:“怎么?你这个单身狗看到我们就眼红流泪了?”
方博忍无可忍,大吼一声:“还不是你们动静这么大!老子倒盐酸,把盐酸溅出来了!辣得眼睛疼!”

2、损失
自从张继科和许昕开始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实验室的损失就越来越多。
今天打碎一个烧杯,明天打碎一个容量瓶。一个月下来,玻璃器皿没几个是完好无损的。
刘国梁开会总结,最后决定张继科许昕不能同时出现在实验室。

3、辣眼睛2
拜许昕和张继科所赐,方博又把氨水洒了。

4、白大褂
许昕的白大褂挂在实验室门口,每次他出差的时候,张继科就把它当作许昕的化身。
当然,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许昕穿着白大褂躺在卧室里,修长的双腿盖在白大褂下,别有风味。

5、警告
秦志戬说,张继科,你要是对许昕不好,我就给你灌硫酸。
马龙劝师父,不要则样,还是灌硫酸汞吧,好歹给继科留个全尸。
(汞可以让尸体不腐,硫酸汞应该类似,不要深究😂

6、诗
你与我
就像硫酸和水
一旦相遇
就会沸腾

吐血,好累。看起来估计不太舒服,大家凑活看吧。现在我是没有存稿的人。